二分pk10技巧 » 《褒斜道摩崖》拓片 » 《摩崖符咒》(下)

《摩崖符咒》(下)

发布时间:2014-08-10 来源:二分pk10技巧

《符咒》绿色英文版下载 【安装信息】 1. 解压缩 2. 运行游戏 【游戏配置】 Windows XP/Vista/7/8 DirectX 9c 1 GHz 1 GB RAM 【游戏简介】 一对年轻的夫妇在森林里遇到了一场...

日本鬼子占了我们县境那一年,闰八月。

我村首户石满仓得子,取名就叫石闰八。

鬼子先占县城;后来,修汽路,架线杆,垒炮台,又占了县里几处大镇子。没费一枪一弹,就占了全县。而全部鬼子不过一个小队,三四十人。开始,县城集镇的人们跑反,有跑来石板沟投亲的。石板沟没见半根鬼子毛,也跑反,跑进深沟里住山洞。都说日本鬼子獠牙锯齿,吃人不吐骨头,母洋鬼子还不穿裤子,简直非人非类!后来,听说鬼子叫各村各里“维持”,老百姓渐渐不再跑反,回家种地。秋后听说也纳粮,该纳多少是多少。只要照样种地纳粮,这日月就能过。

民国时代,大村镇没村长,像石板沟这样山庄窝铺编了阎。村镇有公事通知里阎,派个跑腿的来,一般是找财主首户。鬼子占了县境,大村镇都维持了,派下跑腿的来,说石板沟也要维持。怎样维持?不清楚。维持谁?维持日本鬼子呗!这跑腿的依例找的还是首户,给石满仓撂下话就回去交差了。

石禅保活着时,当过这角色。不过出头催催官粮,派派外差。如今石满仓二十郎当,要叫他去维持那非人非类的日本鬼子!然而这事又绝无推脱,谁叫你老石匠一支人祖辈勤劳俭省成了首户来呢?如今想要踢腾破败都来不及。

有人说是吓病了,有人猜测是装病;石满仓吓病是病,装病也装成真病。儿子问八满月时病倒,到过百天人就病死。石板沟从此多了一个典型例子:谁要胆小怕事,就说“还要像满仓似的吓死哩”!谁要装病,就说“不怕满仓似的装病把自家装死”?

吓病吓死也罢,装病装死也罢,石满仓二十出头就亡故了。母亲老婆一对儿老少寡妇、还有人想叫满囤去维持,老少寡妇就扑出来拼命。满囤也到底没成年,那维持日本鬼子的差事才总算推给旁人。

家门不幸,连年带孝。忌日周年哭声不断,过大年总也贴不得红纸对联。岁月凶险,心惊肉跳。村人议论越发诡秘,更加怀疑那摩崖符咒邪性。老石匠准是做下什么亏心;满仓的儿子又何苦取名叫闰八。

害怕日本鬼子,石家好几年不敢上椿树坪收租米。满囤下不得大苦,指靠一个长工又作务不来。两个寡妇婆媳二人一个小脚三寸一个萝卜脚四寸,竟扭扭搭搭去下地。可恶光棍跑腿子们还要打主意,商量着老的少的一锅烩。石家喂了狗,石满回也要刀弄杖的。打早不去砍柴,在大门口举石狮子,说是练武。渐渐将痞棍们吓退,娘母们日月艰难,也就那么过。

一夜之间,突然就来了八路军!听说将大村镇的维持会长都收拾完蛋。有的使铡草刀劈断两截,有的是使磨扇把脑瓜砸扁,不知真假。石板沟来了工作员,别着盒子炮,卡腰做报告,却是千真万确。这工作员有人看了眼熟,做罢报告上了石满囤家。怪不得眼熟,是那家女婿,椿树坪的高小毕业生。原先名字不的确,如今当的是什么区长,大号改称周岳飞。

至少我们石板沟人不相信那八路军能成事。老是昼伏夜行,鬼鬼祟祟的,朝人家炮楼放一枪,叫人家机关炮哒哒半天,老鼠撩逗猫屁股似的。白天,鬼子下令派差修汽路;夜里,八路军又折腾起炕去毁汽路。不去?鬼子刺刀挑出肠花子,八路军大石头砸出脑浆子。

想不到八路军还真成了气候。不知区长周岳飞做了怎样的发动工作,石板沟成立起了武委会,石满囤还当了主任。听说他姐夫还给他改了名字,公家人都叫他石赵云。

坚壁清野,锄奸反霸,百团大战,二五减租,自古没听过的新名词渐渐深入人心。几年间,周岳飞和石赵云名扬全县,日本鬼子悬赏买他们的脑瓜,都值大洋一百元。据说石赵云好枪法,瞄左眼打不了右眼。汉奸警备队吵架赌咒,都说叫对方撞上石赵云。

石赵云名头响亮,家里村里依然叫他石满囤。家里产业大,他妈叫他种地,他洋腔怪调说:“不消灭法西斯,种啥子地?”

早早订了亲,女方也催着办喜事,满囤也是说:“不打败小东洋,成啥子家?”

鬼子汉奸都怕他,痞棍无赖哪里还敢翻他家墙头?一母所生,哥哥满仓没见鬼子毛就被吓死,弟弟满囤打鬼子好似喝凉水。痞棍们都恨那厮凶恶,老实庄户主儿见他不种地也议论是不务正业。当然有人出来抬杠:“铁笔石巨奎没种地,耍手艺要回银子来!八路军眼看要成气候,石满囤跟上八路军说不定扔脱锄把子,要吃两天好的哩!”

有一回,区小队转移到玉帝庙,石满囤也大概自幼听说那摩崖符咒的传言,操起快枪照那石壁放了一枪。据说,还臭骂一句官话:“娘的啥子符咒?欠他娘的挨揍!”

村人不敢公然议论,良善老者悄悄念叨:“朝那符咒放枪,怕不兆吧?鬼子杀人放火,五帝爷爷惹你啦?只怕是……”

再往下,不敢深说。岁月凶险,炮火连天的,那人家寡妇失业的,可是经不得大变故啦!

日本鬼子眼看要完蛋,周岳飞升了县委书记,石赵云也当上区小队长。腰里别了盒子炮,回石板沟走一趟,地皮子乱颤。老者们又都称颂老石匠到底行好积善,门里出了贵人。石板沟人后方送公粮,支前抬担架,都把胸脯挺得高高。“哪村的?”“石板沟家!”“石板沟?”“就是神枪石赵云他村子!”

再能冒凉腔的家伙,也只是说:“神鬼怕的是恶人。玉帝爷哩,南蛮子的符哩,叫三八大盖子枪嘣一回,也都扯(尸吊)蛋!”

然而,就在鬼子投降那一年,县大队区小队一块去端鬼子最后一座炮台时,公家人石赵云我村的石满囤竟中了流弹!

尸体回村时,县上开了盛大追悼会。动了粗细鼓乐,五寸厚的柏木棺材,按民主政权的政策还免了石家二百斤小米的公粮。但他妈哭死过去七八回,打滚扯头发;揪了女婿周岳飞的前襟嘶喊着叫他还儿子。石板沟人合村掉泪。

那曾经被送号头箩面的女人,后来半疯了。好一阵,歹一阵。好时,长声短调唱二人台似的哭她满囤;歹时,套了头发脱光衣服往沟外跑。

好一程子,村人不再议论那摩崖符咒。

石板沟是老区,四六年就搞了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平均地权,民国国父孙中山早有如此主张、但作为一项运动,不知别处,石板沟搞得可算热火朝天。

石家首富,大儿石满仓被鬼子吓死,二儿石满囤被鬼子打死,老少寡妇守了个七八岁的娃娃闰八、按人均地亩来划成份,本来是地主,自然还划成地主。铁车老牛还有几间房几亩地分给她娘母们的老长工,椿树坪的庄于地也归了椿树坪。但贫农团还要挖浮财。雇贫掌天下,说啥就是啥。开始不过打一打,吊一吊,后来动了铁人棍子老虎凳。大家认定从老石匠起手,这家存了银子元宝无其数,老少寡妇可就遭了罪。

老寡妇半疯半傻的,老虎凳衬进三块砖,碾场碌碡碾烂了脚趾头,除了嘶吼,就是嚎哭。贫农团说老妖婆装疯,上火熬!屁股蛋子烙焦,也没烙出银子来。

小寡妇哪能受了那刑法,胡说一气。一会哭吼埋在萝卜窖,一会嘶喊垒在牛槽底。家里院里挖个遍,没银子。到底也给上了火刑,是红火柱烙孤拐。烙得死去活来,依然不吐实。白天受了刑,那帮无法无天的黑夜还要来轮流睡那小寡妇。有个名堂叫“打排子枪”。看门狗打死煮了肉,闰八吼喊哭叫袜子填了嘴;婆婆疯着唱秧歌,长工蒙了被子打哆嗦。小寡妇到底受不了那红火柱和排子枪,挣扎起来栽了水缸。

贫农团死口无对证,怀疑石家银子莫不是老石匠藏在玉帝庙?呜呼呐喊上庙折腾一回。银子元宝不见影儿。听说老辈里塑神像,神像肚里金心银肝,大家又破除一回迷信。推倒四大天王,烂草麻团;挖开五帝爷肚子,有宝!却也只是一面铜镜。砸成七八块,群神抢供瓜分掉,算是胜利品。破铜不值钱,货郎担子进沟,有的换几络线,有的打几两煤油。

要不是上头发布新政策,雷厉风行刹了车,贫农团里那些痞棍还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儿。至于人命嘛,那是运动!哪个运动不死人呢?石家剩个老疯子和个毛孩子,有什么说的,又敢说什么。

我记事的年龄,那地主婆疯老太太还活着。满头白发,羊羔儿毛似的。发了疯病,唱歌子,很好听,带点哭灵的调儿。不疯,也不和旁人多拉呱,磨磨叨叨自言自语。入社前,不知怎样生活,入了农业社,下地挣工分。小脚,也只是间苗拔草场里切谷穗簸麦子,多少挣点工分。收罢秋的大田里,老太太去捡粮食,秕谷落豆的捡在筛子里,顶在头上前扭后扭地往回走。她是地主婆,却没什么民愤,又是烈属,村里该不该给她吃“五保”?报到上级,被骂个狗血淋头。石板沟党支部被点了名,差点抓了典型。党支部从此立场坚定,凡有运动下来,哪怕深翻土地除四害之类,也当先抓了疯老婆子来游街。民兵脾性赖的,嫌她走得慢,骂骂咧咧,有时枪托子捣几把;良善些的,嘴上骂得凶,使枪杆子托她两把。运动嘛,摆样子也得摆,运动一阵风,熬过去就罢啦!何况石板沟山高皇帝远,马虎些也容易糊弄将就的。

一九五四年,石板沟正式办了初级小学。七八岁的,十来岁的,甚至十四五的,三四十号一窝蜂来念书。那个石闰八也念了有一年。十五六,快有老师高;第一课《开学了》拢共三个字,那个繁写体学字他学了一年没学会。只记得老师的教鞭常抢他,他使胳膊一挡,教鞭就折断。老师说数他浪费教鞭,骂他呢,词儿很怪,是什么“蠢驴”。娃娃们就都哄堂大笑,学了新鲜词儿互相骂着玩儿。

闰八第二年就没再来念“开学了”,到农业社里挣工分儿。奶奶不疯,给他做饭;奶奶疯时,他来做饭。奶奶疯得厉害,脱光衣服往沟外跑,他擒了背回来。砍柴挑水,推磨碾面,甚至拉煤驮炭,渐渐长成一条大后生。老婆大娘们都夸,闰八是个好后生。

听说,闰八不知采纳了哪位迷信老太的建议,上玉帝庙烧过香。给奶奶求回香灰面子来服下,疯奶奶竟不那么疯了,至少不再扒光衣服乱跑。后几年,老太太和妯娌姝妹们也拉呱些闲话,甚至知道他家闰八快二十岁,该打问人家说媳妇儿了。

村人叹息一回。

石板沟穷苦偏僻,多少后生都戳了光棍儿,石闰八养一个疯奶奶,扛一个地主成份铁帽子,还有什么指望?按古来道理,老石匠一支人不该绝后,却眼瞻就要绝后。那南蛮子写下的那道符就那么凶险,老石匠刻一回就给儿孙后辈刻来那么多的不幸?况巨,莫说老石匠一支,整个石板沟谁家日月起山?哪家出过一名中学生?

摩崖符咒,真个镇了此地山川风水不成?

六0年,将要饿死的时候,父亲接我到太原来读书。我带了一只贪吃的胃,也带了一个空空的脑子,想吃饭,也想念书。或者也带了些少年的疑问,其中隐约朦胧有关于那道摩崖符咒的疑问。

故乡石板沟的一些情况,偶也听说。

石闰八打着光棍儿,下地挣工分儿。收拾出他家祖传的石匠家什,打刻些猪槽阶石,手艺还渐渐熟练。形势紧了,不许搞小自由,收了家什;松动下来,各家各户免不了请他耍手艺。又没家口,老奶奶早六0年饿死,单人独马的,大致能吃饱。

终于熬盼到地富摘帽,政策宽松了。农民说富就富起来,起房盖瓦一大时新。石板沟出石料,闰八的手艺就值了钱。也算天可怜见,将近四十岁的老光棍竟娶了一个二婚老婆。那女人丈夫下煤窑死了,带着一男一女两张嘴。又是天开眼,那女人三十七八竟给石闰八生了个儿子!

转眼又是十几年过去。

听说闰八待那两个外姓儿女不错。儿子不姓石,但也叫他爹。前年考了个技校,石闰八还摆了席。石板沟这两年考中专考技校的已有好几个,还有一家儿子考上山西大学文秘专业。凡考上的,都要摆席。石板沟嘛,出个念书人,容易的吗?

闰八的亲生儿子哩?却不爱念书,天生喜好石匠手艺。翻腾出他家老祖宗的铁笔,听说学着刻碑哩!

我在村里读小学时,写仿影,用过毛笔。到太原读中学,再不曾写过毛笔字。父母亲都没文化,我从课本上也从来没有读到关于中国书法方面的知识。写作业答卷子,不能写连笔字,字迹不可潦草。哪里知道书法里还专有草书一说。

所以,先前操心那道摩崖符咒的事,我有机会回家乡,曾专门上玉帝庙认过那石刻,却真个有如瞎狗观星象。风雨剥蚀,苔藓隐掩,看那连笔刻痕,几处像什么字,整体却俨然就是一道符。我格外害怕有谁来问我,我虽只读到高中,却是当时石板沟学历最高的人啦!幸而决没有谁来问,我尚看它如一道符,大家本就认定它是一道符,再无什么怀疑的。

再后来,玉帝庙倒塌,村人不再上那儿烧香磕头。放牛采药的,偶尔路过,回来也说荒草茂密,蛇虫出没,一次比一次更是破败荒凉。好弄点虚虚玄玄的,说看到白胡子老汉啦,见了两丈长大蛇啦。甚至还看见“日落晚照”:太阳落山,玉帝庙那儿黑阴阴的,突然满沟明晃晃的,白天似的。村人听听罢了,也不很信。

前年,石板沟一带大旱,听说有的庄子乞雨,就下了雨。石板沟村民都臭骂党支部村委会,嫌他们不组织乞雨活动,当干部白吃小米子。去年又吵吵一冬,商量重修玉帝庙的大事。那庙宇的规模,莫说重修,简单修补怕也得几十万。老百姓又说,不行先整出山道来,叫人能进了山沟;玉帝爷那儿,哪怕只写个牌位子,搭个遮雨棚子,叫大家烧香磕头有个地点。

一冬没吵出结果,对公众事业热心的或许过香愿的,自作主张行动起来。有的砍伐山柴林木,有的铺整山道石阶,玉帝庙能去了人了。石闰八父子都是石匠,间或抽空到庙里开挖根崖,整备石料。一不记工,二不挣钱,乐意自愿出些力气。

夏天,我陪父亲回村给他择坟地,准备碹墓葬。所谓阴宅穴地,草草不得,在石板沟停留几日。

突然心血来潮,到深沟里碧屏峰下五帝庙闲逛一回。

还在半沟,听得锤声丁丁。崖壁反射,回音悠远。山道愈加曲折陡峻,整修过的却也足以攀行。林木间渐渐闪现古庙遗痕,锤声更显清晰。穿过倾侧的石柱牌坊,进了只剩乌朽木架的山门,玉帝庙正殿片瓦无存,墙壁也坍塌歪斜,塑像是半个也没了。大致在玉帝座前那个位置,设有新刻的一方石桌,有些残香。正殿西边千佛岩下,东厢摩崖石刻底,断碑横斜。

闰八使了锤凿,正开剔石料。来在近处,锤声反无回音。闷闷地发涩。摩崖石刻那儿,十五六一苗细瘦后生,正绑扎脚手架。看样子准备上去清理那方石刻的苔藓水迹。

在村中和闽八见面叙过礼,递烟过去,少作寒暄,我且仰脸细细来辨认那摩崖石刻。摩崖桌面大小,高有一丈七八,字痕约指头粗细。果然是一幅草书,个别地方水渍乌黑,有的字太草还须依上下字样来揣度。终于全部认识清楚,是一首七言律诗。字,我瞧着不坏;诗,则极普通。泛泛写点景色,亦无多少波悄隽永之处,合于平仄而已。结末两句写道:

欲问当初修化事,相传已久不知年。

这摩崖石刻到底不是什么神秘的符咒。不过,在这石刻之先,更古老的修化传说已成困惑;记录了某种困惑的文字更成为新的困惑,面对这石刻我到底愈加困惑起来。

不认识草书不懂什么诗文甚至压根儿不识字的乡亲,几辈几代都将这石刻认定了是一方符咒,它莫不就真成了符咒?

石刻落款,字迹细小。

题诗者:“知孟县事湖南王懿昌”。县志实有其人。

年号:“大清光绪七年闰八月吉日”。那年原也闰八月。

铁笔:“……”。摩崖桌面被崩去一角,大约真个由神枪石赵云子弹击中过。那刻工姓名竞永无可考。

怅惘一回。

我问闰八,可曾听说这方摩崖是他祖上铁笔石巨奎所刻?他直个摇头。连祖上有人叫那名字,似乎也含混。

问他儿子,准备清理的这方摩崖石刻可知道在传说中是一道符咒?那后生憨憨地笑。

我终于不再问。

转而问自己一回:摩崖符咒云云,难道是我凭空虚构的不成?



摩崖符咒 张石山 在电视普及之前,多数知道万里长城的人其实并不知道长城究竟什么样儿.我初通人言的年龄就听祖母讲过孟姜女的故事,因而知道长城.在我幼稚的想象中,长...

正 在电视普及之前,多数知道万里长城的人其实并不知道长城究竟什么样儿.我初通人言的年龄就听祖母讲过孟姜女的故事,因而知道长城.在我幼稚的想象中,长城就是那个样子...

原文地址:神奇的符咒(一)作者:陈全林 神奇的符咒(一) 朋友小王给我拿来他父亲的老师传下来的法术法本,全是符咒,几乎难以翻阅了,发黄的、破碎的宣纸,工整的字体...

菲律宾总统派特使来华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男女同工同酬,说来容易做来难第二轮中德政府磋商联合声明(全文)胡锦涛会见李显龙:涉两国核心利益问题相互支持警方称受威胁赴美返航航班上无外逃贪官西藏自治区主席回应藏区自焚事件 称生命最宝贵许利平:拿南海比克里米亚,居心叵测澳大利亚华侨华人谴责日方“购岛”行为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骗官续:多名官员违纪被捕煤炭积压致陕西榆林100家煤矿被迫停产田玉林当选吉林通化市市长祝业精当选吉林长春市政协主席(图)瞧你们把官员都逼成什么样了灾后重建将对少数民族特色建筑物实施原址保护统计显示四川国企平均工资高于私企两万元薄熙来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将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视频:亲民党继国民党之后决定弹劾陈水扁福建省人大补选刘德章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视频:云南盐津发生29次余震苏州在建地标建筑被指外形像“秋裤”成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