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博平台

                                                                立博平台

                                                                来源:立博平台
                                                                发稿时间:2020-08-11 09:56:35

                                                                TikTok博主Zach King: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新的幽默风格,它不同于在Vine上涂涂画画,也不是YouTube上的那种长视频,它是一种表情包式文化。人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创建表情包,我喜欢它的地方是,如果你认真看这些短视频,就发现其中蕴含着的深度幽默,它是一种潮流趋势。

                                                                7月29日,Tik Tok CEO梅耶尔指责脸书打着爱国主义的幌子,试图以不公平的方式将TikTok赶出市场。

                                                                除了特朗普对TikTok满腹怨言, 受到美国用户热捧的TikTok也让社交媒体界老大——脸书颇感不安。

                                                                《华盛顿邮报》记者:有可能是指美国人不能为TikTok工作,也可能是指苹果商店和谷歌商店不能为TikTok提供下载,我们还不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与2016上届美国大选相比,今年美国大选的选民主体平均年龄更低,尤其在白人选民中,爱玩TikTok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所占比例明显提升。

                                                                由此,《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一切也许正是特朗普心中所愿:让微软搞砸TikTok,既可助力白宫圈内人扎克伯格和他的脸谱公司,又削弱了年轻选民利用TikTok平台集合力量、对付特朗普的能力。

                                                                然后,他借着分析TikTok为什么会在美国成功、能大量吸引年轻人,“像新冠病毒一样在美国传播开来”,引出了他的第二层逻辑——即除了人们本身喜欢图片多过文字,以及TikTok易于操作、“连白痴都会用”外,更是因为TikTok“基于AI的算法”——TikTok会通过搜集用户的数据,定制出个性化的内容给用户。

                                                                而像弗格森这种人和他这种充满意识形态和冷战色彩的观点,则是美国乃至西方世界一直对中国存在敌视的思想根源。在这些人看来,中国的文明和政治体制是一种“蛮夷”,“共产主义”是一种异端,所以中国在国际上越强大、影响力越强——尤其是在西方民间层面的影响力越强大,他们就越会害怕是不是我们这个“蛮夷”要“入关”了、是不是要摧毁他们的“文明世界”了,于是就会对我们越警惕、越焦虑,甚至在这种恐慌之下变得越发无脑起来。

                                                                (截图来自弗格森刊登在彭博社上的文章)

                                                                目前,作为社交媒体界的老大,脸书的月活跃用户数量高达27亿,可触及全球约三分之一的受众。扎克伯格还先后收购了Instagram和WhatsApp,随后又布局式收购了VR技术公司Ocul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