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王传福:比亚迪开放程度将越来越大

比亚迪在“比亚迪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发布“比亚迪D++开放生态”。比亚迪将开放汽车所有的传感系统和执行系统,为开发者提供开放的接口、车辆数据和控制权限。

种种迹象表明,比亚迪正把"开放"提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一方面是开放供应链体系,各个零部件事业部可以对外出售产品,打破原有"自产自销自用"的封闭供应模式;另一方面,开放自身硬件平台e平台和软件平台智能网联系统DiLink。近期更是宣布与百度共同打造Apollo生态车辆认证平台,将自家的341个汽车传感器和66项控制权与Apollo生态全面打通。

一贯坚持垂直整合战略的汽车巨头正在颠覆过去的原则。对此,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要做一些动作,让每一个分子都要承受住压力。比亚迪内部市场化改革倒逼各事业部积极创新、提高产品性价比;另一方面,汽车智能化是大势所趋,实现智能化需要通过开放构建一个强大的汽车生态体系。这是一场重要而深刻的变革。

开放才会带来繁荣

中国证券报:比亚迪从垂直整合战略走向全面开放,这一变化出于什么样的考量?

王传福:开始我们走的是高度垂直整合路线,给摩托罗拉和诺基亚代工时这一策略很成功。因为高度垂直战略下效率很高,能够给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做汽车时也是延续这一思路,比亚迪早期的车除了玻璃和轮胎外,其他结构件基本都是自己完成。

这种模式初期效果不错,生产效率高、战斗力强。但时间久了,效率就相对慢了一些。确切地说,应该是和过去比我们效率仍在提高。但不能只跟过去比,还要将产品推到市场与同业竞争。

因此,比亚迪要推行内部市场化改革。具体来说,零部件可以从外面采购,同时比亚迪事业部产品也可以对外销售、供货给其他车企,提升了比亚迪内部活力和效率。改革从2017年开始,2018年大幅度推行。

推行以后我们尝到了甜头,各个零部件事业部、零部件工厂活力和效率大大提高。当然压力也很大,这倒逼各事业部积极创新、提高产品性价比。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要做一些动作,让每一个分子都要承受住压力,这样才能激发出活力。

全面开放对行业而言也有好处。比亚迪很多电池技术在业内领先,可以进一步分享给同行。同时,我们从同行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开放才会繁荣,未来比亚迪开放程度将越来越大。

中国证券报:为了推行开放战略,2017年比亚迪做了哪些组织架构调整?效果如何?

王传福:2017年,企业文化中加入了"竞争",体现各个业务单元市场化的导向。市场化改革后,活力提起来了,零部件创新能力得到增强。

在纯电动车领域,比亚迪推出了自主创新、高度集成、超凡性能的全新e平台。简单地说,e平台就是33111。两个"3"指的是驱动3合1和高压3合1,前者指驱动系统的电机、电控和变速器的高度集成,后者指高压系统的DC-DC、充电器和配电箱的3合1。3个"1"就是1块板(将仪表、空调、音响、智能钥匙等控制模块10合1的PCB板)、1块屏(搭载了"DiLink系统"的智能自动旋转大屏)和1块电池(长续航、性能稳定的电池)。

基于"e平台"打造的电动车,正是通过高度集成、一体控制,实现了整车重量的减轻、整车布局的优化,能耗效率的提升和可靠性的提高。这是典型的案例,市场化以后内部压力大了,但创新、提效的动力相应增强。

电动化为智能化提供基础

中国证券报:汽车行业目前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王传福:最明显的变化是电动化。今年上半年,电动化势头非常好。建一个电池厂需要两年时间,并且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比如,建一个20GWh的电池厂,差不多需要投入一百亿元。电动化的速度太慢也不行,因为规模起不来,但太快会招架不住。

上半年,汽车电动化速度比我们预期要快,比亚迪要抓住这次百年不遇的洗牌机会。总体来说,自主品牌对新能源汽车重视程度要比国外品牌更高,且在自身实力和产业链建设都做得不错。

未来五年是汽车行业发展关键期,包括造车新势力、传统汽车企业在内都会出现明显的两极分化。事实上,这一趋势在电动大巴这个细分领域已经有所体现,强者越强,弱者渐渐被淘汰。乘用车的两极分化正在开始。

中国证券报:汽车智能化发展将呈现什么样的图景?比亚迪做了哪些探索?

王传福:汽车电动化已成定局,电动化为汽车智能化提供了基础。智能车的想象空间很大。以智能手机发展为参考,过去十到十五年智能手机产业增长很快。汽车智能化比手机更有魅力,就像长了腿的超级手机,可以实现更多的场景需求。比如,一声指令汽车可以去取报告、接人。企业应该深刻认识到这场变革的重大意义和带来的市场空间,并做好定位。

我们希望通过开放构建一个比手机更强大的汽车生态体系,借助这个体系提供更加丰富的应用场景。智能化的前提是开放,诺基亚坚持孤军奋战就倒下了,阿里巴巴、腾讯发展壮大至今。我们希望更多开发者参与进来,形成丰富的汽车产业和生态。在这个生态体系中大家都是受益方。比亚迪是全球第一个开放所有汽车传感器的企业,相信陆续会有其他企业跟进。

中国证券报:怎么看待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的技术路线之争,谁是动力电池的发展主流?

王传福:两种电池都很重要。今年以来,我们的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电池的发展势头都很好。磷酸铁锂电池成本低、安全性好,三元电池能量密度更高,但价格上涨很快。

未来要根据不同的情况进行应用。比如,商用车、大巴、卡车更多采用磷酸铁锂电池,轿车、乘用车使用三元电池更多一些。但是,如果三元电池原料价格持续上涨,一些低端乘用车、对价格很敏感的车辆可能重新采用磷酸铁锂电池。在磷酸铁锂电池中,除了锂,没有很贵的金属。但在三元电池中,有钴和镍,现在镍价也在持续上涨,成本上涨不利于三元电池发展。未来电池路线是由成本、技术多方面平衡后形成的市场决定。

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中国证券报:比亚迪做手机电池起家,如何发展到现在的规模?

王传福:要有创新战略。最开始我们做B2B,能够服务摩托罗拉、诺基亚这些客户,就是利用在产品设计、生产工艺上的创新与跨国巨头竞争,在产品设计和工艺装备上与对手形成差异化竞争。通过创新战略、创新产品、创新打法上实现异军突起。

中国证券报:云轨推广方面存在哪些障碍?

王传福:作为一家民营企业,比亚迪胆子还挺大,而且优势比较明显。我们克服了重重困难,轨道没有产业链,我们自建轨道产业链。

云轨秉承了比亚迪差异化竞争战略,大型国企做地铁、高铁,我们不做。我们做中小运量,做对方不做但市场需要的产品,通过这种差异化方法解决市场问题。这是一种创新战略,当然也面临很多困难。比如,轨道交通安全性要求比汽车高很多,产品研发难度大。但我们不怕困难,就要公平。公平的市场竞争是我们最需要的,有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就够了。

中国证券报:改革开放对比亚迪发展起了哪些推动作用?

王传福: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比亚迪感触很深,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深圳,就没有比亚迪。作为总部设在深圳的企业,我们的感受尤为不一样。

改革开放带来市场化经济,把各种市场主体的活力激发出来。竞争才会让企业有压力,并会充满了活力。竞争带来短期压力、长期繁荣。充分竞争的营商环境,是改革开放给比亚迪最好的礼物。

创新不是口号,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是因为有市场化的环境,形成了强大的推动力,推动企业自觉或不自觉地创新。深圳的企业骨子里流淌着创新的血液,让各路精英、各路群体进来充分竞争,这就是市场经济的精髓。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